2010年福建恶性杀人案:42岁医生被调侃童子身他砍杀13名小学生

2010年3月23日早上7点20分,这个普通的星期二,福建省南平市实验小学门口照常有着零零散散的学生,在等候校门的准时开启。

但也是这个祥和的早上,一个名叫郑民生的中年男人,正怀揣着燃烧的恶念,缓缓靠近这帮单纯无辜的孩子。

7点20分,再过十分钟,南平实验小学就要迎来朝气蓬勃的一天了,来得早的孩子们聚在校门口,叽叽喳喳讨论着玩具、游戏或者昨晚的功课。

突然,一个身高约一米七五,身穿灰色衣裳的壮年男子大步流星地走了过来,只见他眼神恶狠狠的,伸手抓住一个小女孩的书包,使劲拉扯。

不远处刚刚忙完手头活路的环卫工人刘瑞英,本来是准备去买豆浆油条当早餐的,看到这一幕也好奇地停下脚步,他以为,这是某个家长在教训小孩。

然而几乎是电光火石的一瞬间,刘瑞英只见到灰衣男子从怀里抽出一把长约30厘米的尖刀,竟快速地朝女孩脖子上抹去!

伴随着凄厉的叫声,惨遭毒手的女孩就如同搁浅的鱼,几乎没有任何挣扎,便停止了呼吸。

灰衣男子的所作所为很快引起了周围孩子们的慌乱,震惊之余的他们想要远离这个恐怖如斯的怪男人,但灰衣男子大手一挥,很快又抓住身边的一个孩子,抄起刀便狂捅起来。

短短几十秒,灰衣男子已经连着杀害四个孩子,目睹全过程的刘瑞英非常震撼,她没想到在光天化日之下,居然能看见这样残忍的一幕。

没经历过什么大场面的刘瑞英,此时此刻也全然不顾心中的胆怯,以及颤栗的双腿了,她捡起地上的扫帚,怒吼一声便冲了上去,用长长的木柄跟男人对峙。

刘瑞英把三个刚刚走到校门口来上学的孩子护在身后,灰衣男子不肯罢休,一边挥舞着刀一边试图冲破刘瑞英的防线。

因为太过紧张,凶手又步步逼近,刘瑞英在挡开灰衣男子的过程中,还因为用力过猛,导致脸颊被扫帚划伤。

此时,逃过一劫的孩子们纷纷涌向校门口的保安室,他们慌慌张张喊着:“杀人啦!救命啊!”

甘贵平是南平市实验小学的体育老师,同时也是教务处副主任,当天作为值日教师的他惯例提前来到学校门口,检查有没有违规停车、交通堵塞等问题。

在明白校门口有人行凶后,快速反应过来的甘贵平本来想拿起路边的电动自行车将男人压住,但可惜因为力气不够,他只能退而求其次的找了个拖把冲上前去。

看着还在滴血的尖刀,甘贵平对男人大吼了几声,怒发冲冠的架势仿佛要跟男人拼个你死我活。

而这时,或许是被甘贵平的喊声给激励到,本来退居在周围的群众纷纷涌上前来,把这个令人发指的凶手给团团困住了。

人多力量大,在甘贵平、刘瑞英、学校门卫、城管交警,以及好几位热心市民的团结一致下,他们最终扑上前把男人死死抱住,制服过程中,灰衣男子的尖刀也滑落在地,攻击力大大减少。

随后,他们把被压制住的男人交给了及时赶来的民警,成功拯救了大部分无辜的孩子。

但无力挽回的是,就在男人行凶的短短55秒时间里,他砍杀了13名学生,其中8名不治身亡,5名重伤住院。

这些受到伤害的孩子们,最少的年仅6岁,最大的也不过12岁,他们甚至还没有好好绽放、切身体会精彩的世界,生命便在这个寻常的星期二戛然而止了……

据了解,这个无差别行凶的男人叫做郑民生,是个42岁的未婚医生,有着20多年救死扶伤的行医经历。

按道理说,郑民生本该是对生命怀着崇高敬畏之情的白衣天使,可为什么,他会用这样极端的方式,把自己变成赤裸裸的恶魔呢?

事后,在民警的走访调查中,一个参与搏斗的热心群众陈老伯提供线索,案发当天早上七点左右,他习惯性来到小学的体育场做晨练。

年过花甲的他身子骨健朗,中气十足。也是这个时候,陈老伯突然余光瞥见,有个中年男子蹑手蹑脚地靠近他们晨练的队伍,似乎还想偷拿他们放在地上的剑。

男人受到惊吓,马上就离开了体育场,陈老伯也以为只是简单的小偷,所以并未放在心上,可他没想到,这男人的心思居然如此歹毒,他的剑也差一点变成背负人命的凶器!

根据陈老伯提供的线索,郑民生在行凶之前应该并没有过多的准备,而且据在场群众的回忆,郑民生在被制服后,才絮絮叨叨的说着:他们不让我活,我也不让他们活!

“多杀一个赚一个”,那么究竟是什么原因,让郑民生会有如此的恶念呢?他的人生到底经历了怎样的变故,导火索又是什么呢?

1968年出生的郑民生,是南平市本地人,他的父亲是一名普通的厂区工人,每月领着微薄的薪水,却要养育家中6个孩子,所以开销上常常入不敷出。

排行第五的郑民生,童年过得十分拮据,他小时候最大的理想,就是找到一份可以养家糊口的稳定工作,不必为了衣食忧愁。

1990年,自强不息的郑民生顺利从建阳卫校毕业,虽然只是个中专文凭,但在当时那个年代,郑民生已经算得上出类拔萃了。

后来,郑民生通过应聘,成为了南平化纤厂职工医院的一名全科医生,他还跟院长王德彤关系慎密,两人可以称作是忘年交。

那几年时间里,郑民生凭借妙手回春的医术,得到了化纤厂家属院大部分职工的认可,还人送外号“郑一刀”,意思是只要郑民生一刀下去,那就不用开第二刀。

2000年,因为化纤厂宣布停产,本来为家属服务的职工医院也剥离出去,转型成为了马站社区卫生服务站,王德彤依旧担任院长一职。

因为制度变革,卫生管理部门特地派了个考评小组来到服务站实地接触,这个考评小组中有一位姓朱的女士,早年离异。

或许是当初已经三十多岁的郑民生开始渴望爱情了,经过一场短暂的会议认识,郑民生居然对朱女士展开了猛烈的追求,并常常跟人家打电话联系。

然而,当一段感情不是双向的,过度的追求便成了骚扰。面对郑民生越来越频繁的电话,朱女士很快便无力招架,为了让郑民生知难而退,朱女士不得不将此事告知给王德彤。

为了服务站的考核着想,王德彤虽然很为难,但也找了个机会跟郑民生委婉表达了这个问题,让郑民生不要再打电话联系朱女士了。

虽然郑民生当时并没有表现出什么异样,还郑重地点了点头表示答应,但想必从那时候起,他对于让自己感到难堪的王德彤就已经有些不满了。

后来服务站因为购买办公场所,便让全体职工筹资,郑民生瞻前顾后不愿参与,但后来服务站经营得越来越好,他自然也没有资格拿到铺面租金的分红。

因为这两件事,郑民生跟王德彤的关系越来越紧张,他总是怀疑王德彤故意给自己使绊子,所以2005年,自从王德彤因为年龄太大,卸职院长之位后,郑民生就表现得越来越有恃无恐。

曾经郑民生还当着王德彤的面,阴阳怪气地说到:你能当上院长,还不是因为你老婆跟卫生局领导有一腿吗?你算什么东西?

不仅如此,郑民生朝王德彤比侮辱手势,在背后骂其乌龟、王八,也是常有的事情。

根据民警的了解,郑民生跟王德彤结怨并非偶然的小概率事件,他似乎跟整个卫生服务站的人,关系都不太好。

从普通的基层医生开始当起,郑民生的实力不可置否,靠着多年的行医经验,他能够外科、内科一起看,还在2008年取得了医师资格,成为了西医外科的主治医师。

但郑民生这个人非常的孤僻,跟王德彤发生矛盾后,他跟其他同事也谈不上热络,几乎没有工作以外的任何交集,大家甚至找不出一张跟郑民生的合照。

2009年中旬,郑民生不知道出于何种原因,主动向服务站提出了离职,同事们分析,应该是郑民生取得了医师资格证后想要自立门户,回家开诊所。

但也有人透露,郑民生之前便在闲谈中表示有医院重金挖他跳槽,这对于当时月薪只有1000块的郑民生来说,无疑是个巨大的诱惑。

可后来事情的发展却出乎了所有同事们的预料,郑民生不仅没有开诊所,也没有跳槽去其他医院,而是在家里整整颓废了大半年之久。

郑民生拥有好口碑,但没有高薪酬,这导致他工作了18年,仍旧拿不出钱买上一套属于自己的房子。

42岁的他跟哥哥一家三口,以及八十多岁的老母亲,蜗居在位于南平市延平区天台路一间61平米的老房子中。

房间狭窄,根本容纳不下这么多人居住,所以郑民生只能委屈自己,夏天睡走廊,冬天躺客厅。

住在他们家对面的林先生回忆到,郑民生平时对每个人都和和气气的,也很孝顺自己的老母亲,日常的生活也循规蹈矩,从来都不朋友的他,几乎是单位跟家两点一线。

邻居李女士也佐证到,郑民生是个很节俭的人,唯一谈得上花钱的爱好就是偶尔会买彩票。不过自从2009年6月份他失业开始,就很少见到郑民生再去买彩票消费了。

在熟悉郑民生的街坊邻居看来,他怎么都不像是会对孩子们下狠手的杀人犯,个子一米七五的他相貌仪表堂堂,做医生的他大多数时候都戴着一副眼镜,斯斯文文的样子。

但很遗憾的是,本该成为香饽饽的郑民生,一直到42岁也没能成家,这些年来,郑民生前前后后交往了十几个女朋友,可因为没房没存款,所以相继都告吹了。

对于四十多岁还单身这件事实,郑民生很不情愿面对,甚至还好面子的不愿承认。

以前跟人家打麻将,郑民生因为手气好被牌友开玩笑,说他没结婚肯定是童子身,被戳到了痛处的郑民生登时红了脸反驳。

“之前我还因为跟一个湖南大老板的女朋友有关系,去湖南的第二天就被人追得满世界打,简直轰动……”

关于郑民生说的话,牌桌上的人都是听一半信一半的,只觉得郑民生是在给他们找乐子,根本没有放在心上。

后来,辞职半年的郑民生也曾去过外地闯荡,但显然并没有取得什么成果,最终失魂落魄地回到了南平市。

小区门口的麻将馆老板以及副食店老板都表示,自从求职失败后,郑民生的性情就发生了很大的变化,好几次都碰见过郑民生边走路便大吼着唱歌,仿佛心里压着千斤重的石头,想要宣泄出来。

没有了经济来源,郑民生的打扮明显没有以前光鲜亮丽了,副食店老板还表示,郑民生甚至连可乐也鲜少来买了,想必日子过得很窘迫。

大多数时候,郑民生都坐在副食店门口的小凳子上发呆,别人跟他打招呼也不回应,嘴里还念念叨叨说着什么,看上去精神状态并不好。

案发前一天,郑民生突然找到了在实验小学附近卖蛋糕的老邻居,这位老太太曾经跟郑民生当了近十年的邻居,后来因为搬家便跟郑民生很少来往了。

她讲到,之前有听说郑民生失业的消息,还有传闻郑民生并非辞职,而是因为给人输液不当,导致了医疗事故才被辞退的。

郑民生找到她说了大半个小时,一会儿说自己丢了工作,一会儿又说要去外地发展,还缠着老太太说想要学怎么做蛋糕,等他说累了又自顾自地走开了。

老太太不知道郑民生当时的心境,但她也不敢相信郑民生会因为没有工作这件小事而杀人犯法。

2010年3月23日案发当天,早上六点刚过,郑民生就起床出门,随后搭乘摩托车前往了实验小学所在的文体路。

因为郑民生睡在客厅,且没有发出引人注目的动静,所以他的母亲跟哥哥一家,都不清楚郑民生已经出门了。

到了文体路实验小学附近,郑民生埋伏到7点20分,便开始向校门口的孩子们实施惨绝人寰的屠杀。

因为南平市实验小学位于黄金地段,教育条件良好,所以收费也不低,来这里上学的小孩,基本上都拥有较为不错的家境。

而这八名遇害的学生中,他们的家长也几乎都是公务员、教师,以及白领等知识分子。

经过专家的分析,郑民生犯罪的原因大抵可以归为两个,一是工作上的不顺心,二是爱情上的不如意。

失业的大半年里,郑民生对生活感到失望,经济上的窘迫也成为了压垮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。

而他之所以丧心病狂地把小学生选作报复对象,很大可能是因为以前遭到了上级或者强势方的压力跟打击,所以内心才会受到弱肉强食这样不正确观念的暗示跟诱导,最终选择没有任何反抗能力的孩子来宣泄心中不满。

总结来说,郑民生性格的孤僻、极端的好面子,以及事业、婚姻上的挫折,都成为了他犯罪的导火索。

但显然,不管郑民生的前半生是不是作为弱势方遭到了压迫,他都不该把自己的不幸强加到无辜的孩子们身上。

经过鉴定,郑民生并没有精神病史,在法院的审理下,他最终以故意杀人罪被判处死刑。

2010年4月28日,南平市实验小学里朗读声依旧,但是关于一个月之前那场屠杀案,大家还是谈之色变。

水能够冲刷血迹,但时间却冲刷不掉一切记忆,郑民生带给8个家庭的,以及整个南平市实验小学的伤害,那都是无法去衡量的。

4月28日上午九点,郑民生被押赴刑场,他本该光明的一生,最终结束在无尽的黑暗中。

所谓己所不欲勿施于人,或许从前的郑民生遭到了很多不公的待遇,但正因为自己尝到过痛苦的滋味,所以郑民生更不应该把别人也拉近脚下的泥潭。

人生在世,想要活得精彩跟肆意,最需要学会的就是自我救赎,你要相信每个人都有明知过不去偏要撞南墙的坎儿,所以跟自己较劲和跟自己和解,就成为了一把披荆斩棘的利刃。

Tags:

发表回复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